叶重

腐女一个,全职高手脑残粉

大约……二十到三十发,恩,疯狂练级ing

你……什么时候学会撩人的(鼻血)

婶婶有胃病 第二章

·ooc注意,撞梗抱歉

·没头没尾的流水账……



第二天


“求您了,帮帮卡内桑吧……”堀川双手作揖,“他已经重伤了,再不修复的话……”




“好了好了,我帮,我帮还不行吗?”榒叹口气,“带路吧……对了,烛台切,你有空可以报告一下这个本丸的信息吗?”




“是的,主人。”烛台切点头示意,目送榒跟着堀川往修复室方向离开。




少年用灵力把材料揉成一团,丢到修复池里融化,正好看见堀川把昏迷不醒的和泉守艰难地扶进来。榒走过去……一把将和泉守抱起,轻轻放在修复池里。




动作一气呵成,堀川在一边都看呆了:“那个……阿路基,能请您直接修复本体吗?那样能更快修好……”




“我为什么要做那种费神费力的事情?”榒挑眉,“我不想做。”少年走出了房间,往天守阁方向走去。




堀川沉默不语,走上前关闭修复室的门跪坐在卡内桑身边静静等待修复完成。




榒站在天守阁门前,烦躁地抓头:“啊啊,还是心太软啊……”转身就往锻刀室方向走去。




——二十分钟后——




榒拿着一块加速符站在修复室门前,内心疯狂纠结……到底要不要进去,可是之前已经说了不帮忙了……那我到底为什么要这么糟心啊……




少年悄悄拉开门,把头探进去。堀川已经睡着了,榒放下心来,垫脚走进去,把加速符也丢进修复池。一瞬间和泉守身上的伤都不存在了。




和泉守一脸懵逼: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榒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嘘——”




和·一脸懵逼·泉守:点头




少年将手放在堀川背上,直接将他公主抱起来带回房间,示意和泉守跟上。




少年将堀川带回房间,手托在他头下轻轻地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榒示意和泉守到外面谈话。




“所以……这样就算好了?”榒双手抱胸,微微眯起眼打量眼前人,“这个世界有点意思啊……”




“恩,好了。”和泉守被少年盯的毛骨悚然,但还是装出冷漠的样子,“感谢您的帮忙。”




“对了……”榒突然想起来,“千万别和堀川说任何关于我的事,记住!是你等到时间修完后看见他睡着把他带回来的。”




和泉守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说,但还是点头同意了。




榒转身挥挥手,离开了。和泉守也转身进房间,没有注意到榒那已经被冷汗贴在背上的衬衫,也没有听见那“咚”的一声……如果听见了的话,结局就会不一样吧……




堀川醒来,发现旁边坐着和泉守:“卡内桑!你的伤已经好了吗?是你背我回来的吗?”




“呃……恩,我看你睡着了就带你回来了。”和泉守迟疑了一瞬,还是决定按照那个人的话来说,总归不好说什么是阿路基把你抱回来的……堀川还对这个新任审神者很排斥,今天也是为了自己才去求他的。




镜头转回走廊。




榒单膝跪在地上,手抓住胸前的衣服,喘气声在黑暗潮湿的走廊里格外明显,明明是睁着的眼睛视野却一片模糊……啊啊,连聚焦都困难了啊……




“啊嘞?阿路基您怎么了?”是听了一晚上的那个声音啊……




“啊……没事,怎么样鹤球殿被吓到了吧……”榒咬着牙才挤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真当我瞎吗?说出来的话已经抖得不成样子还逞强,喂!喂!醒醒啊!”刚准备嘲讽一波眼前的人的演技,就听见重物磕在木质地板上“嗵”的一声。




榒已经彻底撑不下去了,明明以往每一次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的……

标题?没有

这是我的脑洞仓库,我爱脑洞




统计开的坑:


论……(什么鬼)的可能性(原创):随缘更


烟花泡沫(刀乱同人):停更(以后重写)


婶婶有胃病(刀乱同人):有空就更




脑洞:


婶婶是木偶(刀乱同人)


校园霸凌(原创)


乌鸦像写字台(原创)  


骗人游戏(原创)

婶婶有胃病 第一章

·ooc主意

·我都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鬼

·撞梗抱歉




少年手上拿着刚刚从医院取回来的体检报告还没来得及看就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为什么这只狐狸会说话啊啊啊啊啊?


外表看起来瘦弱的少年实际上内心戏十分丰富的呢。


半小时后,少年总算是明白了,就是要自己帮忙接管一个叫“黑暗本丸”的地方管一群熊孩子……劳资是保姆吗?(╯°Д°)╯︵┻━┻


结果还是站在了本丸门口,榒(nuò)推开了木质的门。刚准备走进去就发现这个地方……好脏啊……


捂着鼻子抬头,天空上万里乌云一点阳光都透不进来,木制房子角落里大片大片的霉菌和青苔都让榒认为这种地方真的有人住吗?


果不其然,马上有人打破了这个想法……一个很大的身影拿着刀就向他砍了下来,“滚出去!”干枯的黑色长发随意披在肩上,葱蓝色羽织已被血水染成黑紫色。


榒也没想到会突然有人冲出来,来不及躲闪,下意识意识抬手挡,手臂上瞬间被划出一道口子:“啊啊……好疼的说……”见眼前少年再一次举起刀准备劈下,他连忙往旁边一跳,“停停停!”


年纪小的付丧神很乖巧的停了下来,收刀入鞘,才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听话:“我凭什么听你的?”


榒本来手上拿着报告已经被切碎了,一片一片地飘下,“我不想伤害你们,也不会强迫你们做什么……只要别过火就行……我能和你们好好谈谈吗?”


“呵……”和泉守刚准备说什么。


“我知道你们会杀我……所以……各位……别躲着了,可以吗?”榒低头闭眼叹了口气,“别藏着掖着了,门后面的小朋友,走廊里的,房间里的都可以出来了。”


堀川从门后的阴影中走出;鹤丸嘴里嘟囔着:“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从走廊里走出,如果忽视他刚刚收回刀拵的本体还会以为真的有惊喜;烛台切拉开房门,低头和榒对视:“条件,告诉我你的条件,时之政府和你签合同的时候不可能没说你会有什么任务,放任黑暗本丸会有什么后果你也知道。”


榒无奈挠头:“呵……果然不好糊弄。我的条件是:活着。你们缺一个审神者,不然时之政府只有两个对策:第一:找其他审神者来这里,被你们杀掉,我并不认为你们不觉得烦人;第二:灭了你们。所以只要我活着就好,当然你们要准时给我备饭。”


烛台切依旧不信:“还有呢?一次性说完!”手已经搭在腰间的刀上。


榒手插进口袋:“还有就是……没了!人总要留点秘密的嘛……”


烛台切和鹤丸国永讨论中,让年纪小的堀川和和泉守看着榒。榒站着睡着了,直到烛台切把自己摇醒再同意要求时,天已经黑了。烛台切示意让榒跟他去厨房,榒“登登登”地跑过去了,仰头说:


“如果有人不服尽可以让他们来找我,别为难你,当然,我不会那么容易死掉的。”两人就丢下走廊上一干人马走向厨房。


顷刻之间烛台切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位本丸里最老的人也是第一次被这么关照了,自从初始刀加州清光被碎后。勾起嘴角:“是的,主殿”


开始做饭后烛台切才意识到……这位可真是位小祖宗,不吃水鲜,吃菜只吃菜叶子,还顿顿要吃肉和饭,吃什么都必须配饭……不过幸好榒挺有钱的,至少能顿顿吃他想吃的东西。


本来吃完饭榒就回自己的天守阁了。榒发现这里还挺干净,打算等到明天再打扫。突然有人敲门,榒不理。就这样声音持续了好久,黑发的付丧神实在忍不了,拉开门大喊:“你是聋了么?我敲了这么久都不开门,好歹吱个声吧!”


“哦⊙∀⊙!是……鹤球殿对吧?我刚刚上任审神者,请多多指教了!”榒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坐在地上笑眯眯的,像只小狐狸。


“是鹤丸!鹤丸!鹤球是什么鬼啊!”鹤丸头上青筋暴起,基本就差一拳头打上去了。


“蛤蛤蛤,鹤球殿真是可爱啊,要是这本丸里其他人也想鹤球殿这样就好了……”少年不知悔改依然一口一个鹤球殿,把鹤球气的直接一个毛栗子敲到他头上。


“别废话了,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们出于无可奈何想活下去,我可不在乎,都活了这么久了,什么没见过?”认真起来的黑鹤目光凌厉,好似要把他刺穿。


对此榒还是微笑:“你可以活这么多年,什么都看过;我能活多久?我想趁青春最后自由的时间多看看。”


鹤丸皱眉,青春最后自由的时间?眼前人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青春还很长吧?有的是时间精力去放肆挥霍,何必来这种黑暗的地方枯萎?


他知道对方肯定不想自己再问下去于是换了个问题:“那你说说你白天怎么发现我们的?”


“啊?那件事啊……我听见的,你们的呼吸声,太重了。”榒倒在自己铺好的床上下逐客令,“你该走了,我准备睡觉了。”


“啊啦啦,主殿,你这是明目张胆地告诉我们现在可以来杀您了吗?”鹤丸趴在地上,手撑着头看向榒。


榒:无视


鹤球:嘿呀好气啊!


当然,鹤丸也没有回去,以“近侍”的名义在天守阁住下了。榒实在受不了那种被盯着的感觉,丢给他一床被子让他自生自灭去了。


至于烛台切,看鹤丸这么晚不回来也不管了,反正这位大佬也不是一次两次不回来了。




当成是预告好了(这段说不定全文都不会出现)

感觉这个鹤ooc了啊啊啊啊啊(土下座)我不是故意的!但真的是剧情需要……真的有人看么……

——————





榒在房间里的床上躺着,阳光淡淡的撒在他身上。


床边的柜子上放着一瓶药和一杯热水,袅袅的水蒸气在阳光中散开。


近侍一直都是鹤丸国永,因为他发现了这个秘密。他靠近床上少年的脸,手指恶趣味地勾着榒的头发,他想用这种方式给榒一个惊吓。


很不巧,床上的人突然的皱眉打断了付丧神想好的剧本。鹤丸国永熟练地扶起少年上半身让他靠在枕头上,又端起杯子一点一点喂给少年喝,与平日中完全不同的温柔语气问:“还吃药吗?刚醒就这样啊……”话语中还带着一丝丝的抱怨。


少年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汗珠,咬着牙摇头:“不用,药效已经开始减弱了,我多忍忍就好了。”


鹤丸国永也没有多说什么,去重新倒了一杯热水凉着以备不时之需。虽说他平时看起来不太靠谱,上战场也经常手滑,但他还是和三日月基本上年龄差不多了,活了很久也见过很多,认真起来还是很靠谱的。


少年穿好衣服,眉头已经舒展开了,像平日一样对自家近侍说:“走吧,该去吃早饭了。”


鹤丸国永知道他一直在忍,但他还是点头为主人拉开房门,随他一起去饭厅。

脑补出了另一个世界?!

都可以写篇文了😂

什么鬼逻辑?支持同性恋就要所有女性死?exm?现在耽美圈子已经变成这样了吗?

道·鸽子·明·咕咕咕·尔:

怕是脑子有坑

🌸✧٩(ˊωˋ*)و✧:

wcnm nmsl???
看到这个真的气到爆炸,当我们女生什么呢?你爸你妈是什么?怎么生你的?还像md一样美好你可别笑死我了我们不想被光母陷害。还有您家光母也是个女的谢谢。别人不接受同性恋是别人的自由你他妈还来骂异性恋???你爹呢?你妈呢?你自己的???我 杀 我 自 己???
啊不行了气到手发抖……各位看到转一下吧为了我们女孩子的尊严。(and这个转载自QQ)
and我在耽美圈快待不下去了……瞬间觉得支持bl有点丢脸(。)我杀腐癌and光毛。:)

给审神者们的礼物

凑个热闹

洛云枫(高三党咸鱼):

有点小期待




道·鸽子·明·咕咕咕·尔:



来吧




落萧//凡言:







走着




-云•文废•上线随缘•生-:







我想……

  



  


二氧化碳子:

  








   






试图x
安然然然:

   



   



   








    



    



    






嗯……转发的同事们都可以获得我画的与各自婚刀的合影【如果不嫌弃的话】,这条好简陋啊多写几个字撑下场面xxx

    



    



    






   



   



   







   













生病小日常

爸:还有点剩的粥……




我:你再让我喝粥试试看!嗷呜!(超凶)